留英学生称学校曾发邮件让不戴口罩 若回国会挂科


杨功焕:我是2月28日从北京来到美国的,现在住在纽约市皇后区,离目前纽约接受新冠肺炎病人最多、情况最严重的医院之一埃尔姆赫斯特医院(Elmhurst Hospital)不远。

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06时30分左右,美国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16万例,纽约州累计确诊数已超6.6万。

郝柏村是江苏盐城郝荣村人,1919年8月8日出生,这位在台湾地区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,历任台“陆军总司令”、“参谋总长”、“国防部长”、“行政院长”、 国民党副主席等党政军要职。

只要采取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,有效隔离传染源,切断传播途径,就能减少病例的发生,从而降低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上升幅度,争取时间,避免医疗资源崩溃。

澎湃新闻:您是什么时候到美国的?现在住的地方在纽约哪里?

杨功焕:这次美国的表现确实让人很吃惊,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,美国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、公共卫生专家,美国疾控中心(CDC)是很多国家从事公共卫生的人心中的标杆。然而这次美国CDC发声很少,连数据统计都是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在做,这都是不寻常的。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中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可能《纽约时报》采访的那50多个专家的讲述揭示了一些问题。总之,美国对这次疫情的处理,确实是延误了时机,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。

澎湃新闻:未来,美国可能出现更多疫情如纽约一样严重的城市和地区吗?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况?

3月29日和30日,杨功焕接受了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的独家专访,就美国和纽约疫情的防控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看法。

我觉得这次疫情大概是这1918年大流感以来,人类在健康方面面临的最大一次灾难。

纽约需要关注哪些关键人群